走過半個世紀的沙克中心 (SALK INSTITUTE)

 /  王曉蘭

 

SD Salk

 

「Even a brick wants to be something….」~ Louis I. Kahn / 20世紀美國著名建築師

 

前些曰子朋友問, 「南加卅聖地牙哥除了海洋世界, 中途號軍艦,老城外, 還有那裡特別值得去呢?」。我問她,「喜歡建築嗎?」。 她說, 「我很多地方都去過去了, 妳說說吧! 」。就隨手介紹沙克中心 (Salk Institute) , 代瑪廣場(Del Mar Plaza)等非熱門的地方給她。

在一個沒有風沒有雲的午後沿海岸線陪他們去了趟沙克中心。意外發現朋友竟也不知不覺把自己走進那建築海天一色中 悠悠遠遠, 忘了自己是誰了。穿過夕陽餘輝,  她欣喜的用那 「 夜貓子」特有的磁音說, 「 太棒了! 以前, 我怎麼都不知道啊!」。朋友, 是位知性感性的廣播名人為此她還特別要我上節目也成為她「夜貓子時間」的不速之客。

我們常常經過卻也常常錯過許多美麗的風景。建築 對許多人而言, 只是有形的建築物。現代美國建築大師路易康(Louis I. Kahn) 對建築有幾句詮釋, 他這麼說過, 「建築, 並不實質存在, 只有建築物存在, 建築, 存在心中…..」。 在學校時, 先生們說, 「建築, 是一種精神向度, 空間秩序和自我的詮釋」。 隨時曰增長, 更能體會建築是科學, 藝術也是哲學

沙克中心 位於聖地牙哥大學旁的海邊山崖上,是現代建築史上著名精典作品。2011年正逢它五十週年年慶, 許多人不辭千里, 遠道前來訪。 沙克中心, 除了是世界現代建築史上名作外, 也是世界頂尖生物科學研究中心。 約拿沙克博士(Jonas Salk), 是1955年小兒麻痺疫苗發明者, 是位如同愛因斯坦一般名氣的生物科學家。 他解救了人類在40年代末, 50年代初,一場小兒麻痺大災難。 為謀求人類福祉, 繼續作生命科學研究前鋒, 遂有異象成立一個世界級的研究中心。

路易康, 在1950年代時, 己經是歐美頗受推祟的建築師。那時, 沙克博士挑戰, 也期望路易康能創造出, 一個教畢卡索都值得來訪的建築作品, 「Create a facility worthy of a visit by Pablo Picasso」。

沙克中心於1965年完成, 増建部份於1995年完成。此中心出過多位諾貝獎科學家, 經過半世紀, 至今仍是世界上最先端的生物科學研究機構。目前, 也是建築歷史上的一個著名的地標。路易康, 不僅實踐了沙克博士的理想, 提供科學家們一個充滿戲劇性, 並能激發創造力的工作場所同時, 實現了他的建築理念和哲學, 成為世界著名的經典建築作品, 讓全世界的建築人和喜歡建築的人, 一生中, 都期待有機會來此朝聖.

路易康, 是一位善長用自然光來寫詩的建築師。走在長廊光影中, 把時間寫得更悠長, 把心沈澱得更清澈。

沙克中心面對太平洋, 佔地27英畝。從東面停車場走進廣場, 面對寬廣的海和天,是一個讓人震撼的開放空間。分立於廣場二旁,是三層對稱的光潔樸質淸水混凝土立面。廣場鋪滿白色的大理石, 中央有一道一尺寬的水流, 源自路易康設計的生命的泉源 (Stream of life), 流向遠方的太平洋, 一個浩瀚的穹蒼, 一個永恆的未來。

廣場上, 有二旁厚重白色大理石長椅, 遠方的藍天, 如鏡的海面。視覺的終端是一面水池, 映著過往的浮雲, 水鳥。空氣中,沒有多餘的塵煙。幾何對稱的光影中, 沈靜莊嚴。東面台階上, 刻有沙克博士的一句名言,「Hope lies in dreams, in imagination and in the courage of those who dare to make dreams into reality.」(希望, 是存在夢裡, 想像中, 是屬於勇於實踐夢想的人。)

當年, 路易康從夏季炎熱的東岸, 來到涼風徐徐的聖地牙哥, 他非常喜愛這裡四季如春的地中海型氣候。他希望創造出一個能簡單怡然走進大自然, 享受加卅陽光的環境。 因此, 中心有許多室外開放空間, 45度角望海的窗和可以安靜思考之角落。材料上, 他用不上漆的柚木,水,玻璃, 簡單光潔的清水混泥土和未處理的白色大理石 , 創造出一個世界著名的紀念性建築–沙克中心.

建築設計上特別之處, 是每層實驗中間有一層六呎高的管道設備層, 出入容易, 利於維修更改。樓層的實驗室,可以依自己的空間和燈光需要,自由調整跨距。 另一特色, 是大量使用自然光。新館也承襲此原則, 在地面下25呎的地下室,自然光可以從地面直接射入。

路易康設計前曾返回歐洲, 遊歷了許多歷史建築,也給他一些靈感。 他在着手此案時,也有意將它設計成一個有歷史傳承精神的建築。當我們站立在這廣場, 面對大海時, 感覺好像是站立在雅典帕德嫩神廟前, 遙望着愛琴海那樣的希臘。在南北面牆外,又感覺好像來到古西班牙城堡旁, 陽光下, 有唐詰柯德的影子。在這,常會遇見許多來自世界各地的建築朝聖者。 透過他新的詮釋, 讓我們在這遙遠的海邊, 也能拾起一些散落在時光流轉中, 亙古巍峨的氣勢。

路易康是愛沙尼亞的猶太人。早年學習於在法國的布雜藝術學院, 1920年來賓大讀建築,後在耶魯大學,賓大及普林斯頓大學教書。是20世紀後半期世界名建築思想大師。他最有名的一句話是「Even a brick wants to be something.」。「甚至一塊磚, 都想成為什麼..」更何況我們「人」呢!

康的空間屬性明確,善用自然光線, 眾多作品中可見其巧思。沙克中心是實踐他理論的精典。其他重要的作品有耶魯大學美術館,耶魯大學英國藝術中心, 達拉斯的金寶(Kimball) 美術館, 賓大醫學研究中心等。

配合沙克中心五十週年紀念, 世界著名的玻璃雕刻家契華理 (Dale Chihuly),也有多件玻璃作品在此展出。幾件懸掛在建築, 庭園中作品和建築剛柔相襯, 形成有趣對比。其作品氣勢滂沱, 他把威尼斯的浪漫和嘉年華會的熱鬧也帶到這裏。
 
雖然, 沙克走了,
康,也走了,
五十年過去了,
水泥牆壁, 依舊光滑, 大理石依舊潔白,
建築未因風雨褪色,
遠處, 潮起潮落處, 依舊是一片無邊的寧靜。

它, 仍然如一顆巨星, 巍然傲立在太平洋邊的山崖上。
留給人們的不只是階梯上金色的刻字,
更是對人類生命科技界不可衡量的貢獻, 一座建築精典,
如, 道一道生生不息的生命之泉, 依舊遠遠流長,
 如, 一隻走過了半個世紀的琴弦, 依舊在這山谷中, 悄然寫著許多美麗的樂章….
「甚至一塊磚, 都想成為什麼..」… 超越它原先的宿命.

~ ” Even a brick wants to be something….. 
More than an ordinary Brick…….”

 

 

 

SALK F

 

 

 

 

 

 

 

 

 

 

 

生命之泉 (Stream of Life)

Salk Institute

(Dale Chihuly) 玻璃藝術家作品在沙克中心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