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朵白菊花

建立: 2014-04-02, 週三

 

這數字。無言哀於有言的輓辭

頓覺一陣蕭蕭的訣別意味

白楊似的襲上心來;

頓覺這石柱子是塚,

這書架子,殘破而斑駁的

便是倚在塚前的荒碑了!

是否我的遺骸以消散為

塚中的沙石?而遊魂

自然數里外,如風之馳電之閃

飄然而來-低回且尋思:

花為誰設?這心香

欲晞未唏的宿淚

是掬自何方,默默不欲人知的遠客?

想不可不可說劫以前以前

或佛,或江湖或文字或骨肉

雲深霧深:這人!定必與我有種

近過遠過翱翔過而終歸於參差的因緣-

只一次,便生生世世了。

感愛大化而情

感愛水土之母與風日之父

感愛你!當草凍霜枯之際

不為多人也不為一人而開

菊花啊!複瓣,多重,而永不睡眠的

秋之眼:在逝者的心上照著,一叢叢

寒冷的小火焰。…..

淵明詩中無蝶字;

而我乃獨與菊花有緣?

淒迷搖曳中。驀然,我驚見自己:

飲亦醉不飲亦醉的自己

沒有重量不佔面積的自己

猛笑著。在欲晞未唏,垂垂的淚香裏

 
 
 
*
六十六年九月十三日。於自善導寺購菩提子念珠歸。見書攤右側藤椅上,
有白菊花一大把:清氣撲人,香光射眼,不識為誰氏所遺。遽攜往小閣樓上,
以瓶水貯之;越三日乃謝。六十七年一月二十三日追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