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聲/張錯

 

夜聲
/ 張錯


一生最愛一個人,叫回憶,永遠忠誠
不會消失,頗識情趣,也會觀言察色
開朗多作逗留,鬱悶悄然引退。
夜的聲音是一條長巷,拖著黃昏尾巴
盡頭是一座深夜食堂,店主名字叫夢
餐飲可賒可欠,可打包外帶
也可失物招領,不保證完整。

推門望去,不管歡樂或悲哀
總有人靜靜坐著,或可搭訕
或獨斟酌,不言不語,聆聽夜聲
不徐不疾,不慌不忙,可以感到
時光像魚在手中溜走,滑不溜湫
黑狗暗處注視,看不出睜眼閉眼
聽到吠聲,才知一直都在
只不願意親近,除了食物或主人
有天他說:
「原來幸福,就是毫不知情讓時光溜走。」
沒人回答,各人低頭飲酒或喫食
「也就甘心了。」他繼續說
讓魚在手中溜走,讓狗走開
不想追殺一些從前心甘情願。

有些夜沒有聲音,情人十指相扣
像祈求也像黙許,沒有結局
偶有流浪人入來,滿臉風霜
翻了幾頁菜單又走了,巷子夜聲響起
星光隨微雨輕輕飄落,有人走過,有人躑躅
誰也不知下一個掀簾人是誰?是男或女?
是老或幼,歡喜或哀傷?
夜繾綣泅泳在時光河流,
在網罟,在弔詭的魚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