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格里拉, 月光古城的夜晚/ 王曉蘭

 

        是怎樣的因緣,可以來到這塵囂外,傾聽紀元前微涼的風,輕輕穿過翠綠山巒,吹起一首亙古悠揚的詩歌。 可以淺嚐千水清澈的源頭, 看河江如萬馬奔騰,看金沙江緩緩東流,婉婉逑說億萬年前深藏在大海裏被遺忘的故事。 可以和好友同遊,到藏人家作客,品嚐他們後院新鮮的蔬菜,農家佳餚,氂牛酸奶, 酥油茶, 新鮮松茸。然後再穿上藏服對飲半杯道地的青稞酒,沾染一夜,世外桃源香格里拉的風情。

        走過一萬呎高原上窄小古老的青石板路,似古又今的心情,時時都在我們腦海中 像拔河似的忽左忽右的牽扯著。才放下高速公路的時速,奔走在大小機場的腳步, 遠離大城市五光十色的繁華和悶熱,達達的馬蹄,青石的小路向晚, 就在街角不遠處招手。還沒調過時差的心情,常理不清,是夢,還醒,就這樣迷糊的,走進深藏心中久蟄的桃花源。

        這兒, 比平地缺氧三分之一,走上幾步路就得喘口氣。走得有些辛苦, 然而,讓我們也可以趁機慢下腳步,慢慢欣賞路邊風景。
小巷兩旁,古老的酒吧、客棧、商店,仍是傳統的藏式樓閣。空氣中滲出沉沉的木香味,古老的教人記不起山外的季節。  我們的家庭酒店,就在「唐卡書院」外不遠的街口,是一棟獨院的傳統藏房。

       這⼀千三百多年古城裡的石板路,是昔日雲南通往拉薩馬,幫茶馬古道上重要的一段。古城, 是馬幫車隊中途休息的重要驛站。建塘此地,原為藏王三子之一建塘的轄地。二千年前漢朝時, 屬白狼國,第七世紀,為源起於青康藏髙原的吐蕃國所併。此地,以藏人為主,和麗江納西族有經濟文化的長期互動,縱橫山谷,千年間,也有著許多兄弟般的歷史情誼。

        中甸建塘鎮,十年前,正式改名為香格里拉。因著英國作家詹姆士希爾頓的小說 「失落的地平線」,讓人們對這山上充滿美麗的幻想。著名的「松贊林寺」,是雲南最大的藏教寺院,沿坡而建。我們爬上約二百石階的山上,回首,綠野環抱風景如畫寺前,湖中水草正綠,沿岸楊柳飄逸,青稞架錯落山坡,。「噶丹. 松贊林寺」於西元1678年開始籌建,1681年基本完工,由五世達賴賜名,將康熙皇帝恩淮的「承恩寺」 改為 「松贊林寺」,為傳統藏式建築。也是許多遊客必訪之景。酥油茶,藏刀,青稞酒,乃茶馬古道從香格里拉往拉薩途上,馬隊必傋三件物品。這歲月斑斑的月光古城,自古乃是茶奶相會之處。

        氂牛奶有豐富安基酸,提供當地和往雪地高原者的能量。茶能去油脂酥油茶, 也是道當地的工夫手藝食物。在這傳說中的月光古城內,我們圍著一個餐廳二樓窗邊的方桌, 吃著藏式的晚餐。

       廳裡,不期然飄起一絲輕柔的法國音樂,抬起頭,好奇的四下尋找時光交錯的源流。木刻窗邊, 黯淡的燈影下, 有一位,戴著法式呢帽的年輕外國人。輕吐著手中的雪咖, 悠閒望著我們。 一圈圈白色的煙霧, 迷濛了時間和距離…. 和曾經在瑞士盧森河邊老街中, 遇上「李白中國餐館」一樣的驚奇。

       我在吧上和他相遇,問他, 從那來?
為何會來到這遙遠的異國天外….?
他說,他來自巴黎,他喜歡這裡,就留下來了。
我說, 法國南部的山間古城也很美啊!
他很高興,我也知道他們的香格里拉 ….
那兒,山城的石階上,寫著是蔚藍海岸的明亮和浪漫。小店裡的草帽,薰衣草的清香, 大樹下沁心的山泉,曾是我的最愛。

        在這片青山綿延, 縱谷深切的深山裡,我又是來尋找什麼?  一片,沈睡的電影世界? 一首, 隔世的詩篇? 一個, 人間的天堂? 我,小心翼翼的踩在有些滑溜的古道上。那深鎖在石板上,繫著昔日馬匹的鐵環,依稀仍繫著一份民族古老淡然的情懷,一份遙遠山河裡,昨天和今天美麗的故事。

        我問他, 剛剛那首法國歌是誰唱的?
他細心在我IPHONE上寫下歌手名字。

         我走到窗邊,窗外,山上古城的寺廟和經輪的鐘聲,夜霧裡, 獨顯悠長。

         古城中,有許多年輕的外國人,不知他們是響往沙拉沙特流浪者之歌飄泊的瀟灑? 來尋找, 失落的地平線? 還是, 在稀稀攘攘的世界裡,來尋找一份心中簡單的幸福?

         一隻藏犬,溫柔的扒在古街「烏鴉酒吧」前的陽台上,外籍主人和客人正專心的在下棋。有幾個銀匠舖、客棧、酒吧、松茸店在古道二側。 這裡,不若麗江繁華熱鬧,卻別有另種原始樸實的風味。

        風華,記憶,在時間流轉裡,跌落成長巷中若隱若現的影子。走過青石小路, 我們細數著千年歲月流逝的容顏。 飯 後, 大夥沿著石板路, 走到己擠滿人潮的古城中心廣場。白天,這兒是古城中熱鬧的市集,夜晚時,都給收起來了。人們開心的在廣場上圍著圈子,隨音樂起落,跳著藏舞。男女老少輕柔的身影,熟悉的擁抱著黑夜的膀臂,一圈一圈的轉著。憂愁,好像不屬山上這個民族。WW鼓勵我們也去跳個舞,也就跟著真假藏民,忘情的繞了二圈。雲霧外,仍可見到一些份外晶瑩的星星正在閃爍著。

        跳完舞,我們一起去後街朋友的酒吧,圍着壁爐,喝著清香的潽珥茶。朋友把二邊的水泥當石灰,抹在牆上,塗上淡淡的橘黃,有些西班牙式建築的感覺。燈光下,教這幽暗的酒吧,多了款西方的溫馨和浪漫。牆上,幾幅筆觸蒼勁的油畫,暗中, 凸顯藏族對大自然堅毅不拔的精神,和山外獨自悠雅的品味。

       穿過江山萬里,在這遙遠山裡, 共圍一爐火,是福份,也是恩典。壁爐裡迸裂飛舞的柴火,溫暖了寒冷的夏夜….火紅的光中, 我們尋到一份古老的情懷,一份昇華的情誼。

      在, 離天堂很近的地方。
……………….

註:  西藏,古為為吐蕃王朝, 一度強大為患,唐太宗為和吐蕃結盟,把文成公主嫁給藏王松讚干布。吐蕃王朝,於西元9世紀亡後,西藏沒有大王朝興起。值得一提是古格王朝,為吐蕃末代國王曾孫建立,在喜馬拉雅山和岡底斯山間。曾經擁有⼀個世界最高處的文明和政權,並允許天主教宣教士建教堂,人民自由選擇信仰,王朝延續七百多年(第十到十七世紀),在人類史上實屬罕見。

       古格王朝,原在拉薩西方約1200公里處,曾是西藏經濟,文化, 佛教重鎮。因國王誤信反對者合談計謀,全家遇害。使得王朝一夜間消失在白雪浩瀚的群山之間,留給人們無限感慨。

    / Ruth 2012
IMG_0532

松贊林寺遠眺山下風景

Shangri La old town

一條, 古城千年石板路上
曾經留下我們
輕輕走過的足跡…..

Shangri La woman

那帕草海的婦女

 

 

 

 

IMG_0566

一杯清茶

一山翠綠

在, 離天堂很近的地方……

我們許願

我們還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