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曇花/ 張錯

        子夜曇花/ 張錯

恩師過世。其子邀我去拿些物品,留作永久的紀念。於是,我去他家搬回一株曇花。

也許是對老師的感情難以割捨吧,總覺得世間萬物,包括花魂鳥魄,冥冥中可以沉默交流。人離開了,見不到了,但 他在我心中,於是便存在。曇 花搬回來,靜靜緊靠屋簷下數月。自春入夏,人花無語,歲月無聲,只有偶然翠綠,顯示出它對環境的適應語言。新葉緩慢自舊葉中長出,黑斑漸褪,花樹重新有關雍容氣度,一如恩師的寡言性格,在低調行事風格中,始終帶著濃郁而清晰的自信。我對花樹沒有期待,它存在,我已心滿意足。

就在尋常一天,竟意外發覺曇花已垂首含苞了。

何等驀然而來的驚喜!不是花開花落,而是花的訊息。像久別的人,傳來心花怒放的約會,直教人朝夕亟待。久聞曇花只開一夕,是最初一夜,也是最後一夜,充滿生命奮發與無常的哲理,便決心迎接它來臨的啟迪。那幾乎是即時降臨,一旦發覺滿蕾的翌夜,便有如忍俊不禁的笑容,迫不及待地綻開。黑暗夜晚,潔白花朵,如冬天雪夜,沒有月光,星星地暗淡。它的來臨使人震,也使人驚惶。有一種漫步而來年綽約,以緩慢節奏,進入生命最燦爛點,也是最頹廢點,沒有一線保留,像愛與死!

猶如一張昂首的臉,花容就是一世青春。然而此花與眾不同,它的才情志業極端隱秘,因而選擇了寂靜無人之夜,不屑在白日與紅塵爭艷。

它的步伐和黑夜一致。因而看花人必須有一顆聆聽的心,才會聽得到夜,及花開的聲音。它極端美麗。尤其在孤獨時,要在眾芳國里遺世獨居,又是何等勇毅果決。花開之夕,遂自有清雅幽香。香隨夜轉濃,瀰漫四周,有如昭告天下:在這一夜,全世界只有一種花香,為一個人。為了此夜,必須是另一朵花,另一種香。永遠沒有重複,像一段情,或一個名字。

它的性格極其剛烈。它幽雅絕俗,不只有意逃避四周繁華,甚至鄙棄熱鬧,喜歡冷清。 它一夜盡情綻開無悔。花期雖短,綻放姿態卻極為狂放,有一種壯士捨身之悲壯。但每年花季有如轉世,無悔依然。

 我隨即發覺,即使在短暫漆黑夜裡,它的笑容已漸難以為繼,並帶著英雄疲憊。本來雪白如銀的花瓣,光芒四濺,幾可灼傷人目,而後卻慢慢蒼白如紙,只隱約露出些許其原來風骨神韻。這一張臉,我想我最熟悉,最會為之傷心垂淚。那不只是物傷其類,更是命運中許多注定的無法迴轉與挽留。

生命的確如此!許多燦爛時光,有如曇花一現。花開剎那,如幻如夢,花不知自己在盛開,夢中人更不覺自己在幻夢。唯有夢醒花凋,方悉前塵過往。我知道今夜花會盡情怒放,正如黎明一定會來臨。

辭世恩師如此幻過,今日我也如此夢過,將來我的學生還會如此幻夢下去,最終我們便會一一走入夜裡。留下一生的記錄,其實不過是花與夜的爭輝。